联系我们
设为首页
收藏本站
 
站内搜索
 
研究院介绍
    院长介绍
    研究院介绍
    研究院定位
    组织架构
    研究院职能
    研究院运行模式
    联系我们
您的当前位置:首页 --> 研究院介绍
张家口先进制造技术研究院院长:李义春,接受《张家口日报》的采访——
                        
李义春:引进“人脉”就是引进“商机
          
      引进“人脉”就是引进“商机”,做一个“有学者背景的组织者,有专家特质的活动家”,在企业和地方之间牵线搭桥,引资金、引项目、促就业、增税收,实现企业与地方经济共同发展,自身的社会价值也在此过程中得到延伸。
——李义春
                          
                                                          
 
      李义春,从16岁离乡求学到33岁获博士学位;从航空工业部哈尔滨155厂助理工程师,到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高级工程师;从清华大学国家现代材料科技信息网络中心主任,到主持完成国家和部级多项科研项目;从1998年作为主编组织编写1200余万字的《中国材料产品目录》工具书,到拥有多部专著的材料界知名学者;从中国材料研究学会青年委员会组织者和创始人之一,到多次组织国内、国际材料界高层论坛及交流研讨会受到国家主要领导人接见;从中国材料界著名组织者和活动家,到创办我市首家省级科技孵化器……他,走出涿鹿,走进材料界,走遍中国;他,在学者与企业间扮演金牌“红娘”角色,在企业发展与地方经济迈进中牵线搭桥,在推动产学研结合进程中责牵大局、不辞辛苦;他,一年当中有大约1/3以上时间在外奔波,外界称他“比专家更懂企业,比企业更懂专家”,一切,只因他心系产学研结合,心系中国新材料业乃至整个经济社会的飞跃升华。       
 
家乡是心中割舍不掉的情结       
      主持人:走出涿鹿,走进材料界,走进清华,如今走遍中国,身肩中国材料业发展大任,可以说您在不断地超越自我,也在不断地诠释着自身更大的社会价值。回首中学时代,当时什么让您最难忘?
      李义春:我是恢复高考后第三年1979年参加的高考,当时,在涿鹿中学12个班(1000多)近千名考生中,成绩还算不错,排在前几名。中学时代,让我难忘的,是每一位敬业、优秀、传递知识和思想给我的老师。以前,每次放假回家,都要去学校或者家里看一看他们,现如今,他们都一一去世了,但我的记忆深处始终都有老师们的存在。
      当时,学习不费劲,也不累,即使遇到难题,看一看书,略作思考,也就可以了。常常是老师一边讲课,我一边就把作业做完了,所以,课余时间特别多。后来想想都把时间浪费了,现在每当看到孩子们课余时间学习唱歌、跳舞、乐器之类,我就在想,当时要是利用课余时间学点什么就好了,不过,我后通过学习乐器来补上这一课。       
      主持人:您上的是西北工业大学,当时怎么会选择这所学校?当时选择的专业与新材料有关吗?   
      李义春:那会儿不像现在这样信息畅通,填报志愿唯一的信息来源就是报纸。当时,一看西北工业大学有航空材料专业,感觉很神秘,也很神圣,而且当时心里的想法就是为国家做贡献,这样,似乎在二者之间找到了契合点,所以,就选择了西北工业大学。我还记得高中毕业,当时我16岁,父亲送我到北京之后,我就只身一人前往学校,从此,家乡就是心中永远割舍不掉的情结。
 
每一步都是走好下一步的基石
      主持人:我们知道您主要研究的领域虽是硅,而事实上,从西北工业大学本科毕业到航空工业部哈尔滨155厂工作5年,从哈尔滨工业大学硕士研究生毕业到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工作7年多,再到取得工学博士学位,甚至后来承担国家科研课题、发表学术论文和专著,这一路走来,您对我们国家材料产业有着全方位的了解和深刻感触,您如何看待这项产业?
      李义春:新材料在国民经济发展总量中约占到30%,而在中西部矿产资源丰富地区,新材料可占到80%份额,地位举足轻重。而当前国际、国内经济发展大背景下,应当说,新材料产业是转变经济发展方式和调整经济结构的战略性新兴产业。我们国家对此高度重视,不断出台支持政策、措施加以支持,而各省市都把材料产业看作是推动地方经济发展和产业升级的战略性产业和有力抓手,高度重视。我们国家是材料业大国,但当前来讲,我们还称不上材料业强国,这有待我们进一步壮大工业基础、产业化水平,提升尖端科技的内涵和原创性。
      主持人:从原初意义上讲,对您的定位应是一名学者、专家,而现在我们看到,您有相当一部分时间用于在各地区间调研,为地区材料产业发展出谋划策,为企业和地方牵线搭桥,而之前,您为材料业界所熟知,原因不仅在于您取得了理论研究方面的诸多成绩,还在于您作为中国材料研究学会青年委员会秘书长,1995年以来,多次成功组织国际、国内高层次的研讨、论坛和服务企业活动,并受到了国家主要领导人的关注和接见。有地方领导对您的评价是“比专家更懂企业,比企业更懂专家”,您怎样看待这些角色之间的关系?您如何定位自己?您又是如何实现角色升级、转换的?
      李义春:一年当中,我大约有1/3多的时间在各地之间跑,当成功地在企业和地方之间搭成了合作的桥梁,我感到很高兴、很欣慰,因为,有了项目、有了产业,就业、税收、企业发展、地方发展,等等这一系列问题都会随之得到一定程度的解决。我也希望,通过我的努力,推动我国材料业产学研的有机结合和相互转化。虽然常常感觉很累,身体有些吃不消,但从内心来讲感觉值得,因为,在这个过程当中,我的社会价值得到了体现。
      这些角色之间并不矛盾,相辅相成、互相促进。我给自己的定位是“有学者背景的组织者,有专家特质的活动家”。起初由材料研究学会青年委员会不断组织材料界青年专家学者、企业家搞高层次的交流、研讨,在此基础上,我们了解到,在国外工作的中国籍材料专家学者渴望了解国内企业、产业、科技发展情况和国家政策,以便与国内搞好对接,这样,又建起了中国材料网,这些实践,初衷其实很简单,就是为了探讨我们国家材料科技和材料产业的发展。但在此过程中,我与专家学者、材料界企业家有了更多的接触、交流,为他们提供了一些帮助,这样彼此间结下了友谊。而这就为我现在用更充实的力量、更广泛的人脉资源来推动企业和地方共同发展,推动产学研工作积蓄了力量、奠定了基础。因此说,“每一步都是走好下一步的基石”,认真种下每一粒种子,不管在夏天,还是秋天,只要勤耕作,总会有收获。
 
帮人等于助己
      主持人:可以说,涿鹿的科技园区目前已经成为县域经济发展的有力支柱,而就整个张家口而言,该园区也称得上是一个亮点突出、具有现代化高科技代表意义的园区。据我们了解,在这当中除了涿鹿当地付出不少努力,您也做了不少工作,特别是建立了张家口市第一个科技企业孵化器——涿鹿科技园孵化器有限公司,还被列为省级孵化器。当时,是涿鹿这边先联系的您吗?成立孵化器的初衷是出于怎样的考虑?
      李义春:是涿鹿这边先联系的我。2006的时候,时任涿鹿县县长的王江(现任涿鹿县委书记)联系到我,并且到北京找我,介绍县里的情况之后,希望我能够为涿鹿的招商引资工作做一些事情。在外这么多年,以前从来不曾有老家的父母官亲自联系过我,所以,当时一方面感到很意外,另一方面也感觉县里的领导确实在为发展想办法。特别是王书记说的一番话,很实在。他对我说:“其它地区发展速度都很快,涿鹿不能四平八稳地走下去。你县里有亲戚、朋友、同学,你给涿鹿一些支持,现在看是在支持帮助我的工作,但是涿鹿发展了,你的亲戚们也会越来越富裕,跟着受益,所以从长远看,是在帮自己” 。话虽简单朴实,但是很打动我,再加上我是涿鹿人,我确实想为家乡做点事,希望在家乡的发展中我能出一份力。
      之后,我带着一些搞园区、搞企业的朋友到涿鹿去看,决定在原来的工业园区里面单划出一块区域做以新材料、电子信息为主的科技园,当时的定位就是北京产业的承接地、高新技术的转化基地。建立孵化器的初衷就在于,给理论研究转化为实践成果提供一个平台,为其在涿鹿建企发展打好基础。
      主持人:据说,您利用自己的各方面资源,先后组织几十次、数百位投资商、专家、国家部委领导参观、考察涿鹿科技园,并受科技部委托,在涿鹿科技园承办了“太阳能级多晶硅技术与市场研讨会”,还通过互联网、会展、论坛、合作等形式,进一步扩大招商渠道。这些工作扩大了涿鹿科技园的知名度,据我们了解,仅2007年,通过您,科技园和孵化器就引进7项高新技术项目,总投资达3亿元。现在,我们用几句话来盘点这些可能显得很轻松,起步时,有困难吗?
      李义春:困难、压力都有。最初,亲戚朋友不支持,父母一劝再劝,说干成了还行,一旦干不成落一身骂名。虽然,涿鹿在经济水平、硬件环境、思想观念、人才各个方面与发达地区差距很大,但是,我决心已定。而这也意味着必须付出更多的努力才能做下去。
      资金是起初面临的一大难题,最困难时,我自己往里面搭钱。我说服了宁波一家企业赞助60万元,请北京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对科技园进行了详细规划,这样,就使得科技园从起步便步入正规有序的建设轨道。基础设施建设也需要钱,我又借来60万,给科技园购置办公设施,在北京租用办公室建立办事处,将园区原来闲置厂房装修改造成科技企业孵化器。为了加大宣传力度,我们开通了科技园网站,在公路边设置广告牌,并完成了宣传资料、展厅的设计、制作。当时,我们在北京组织了大规模的宣传,到各大部委、会议场所附近散发宣传资料,这些工作应该说为科技园、孵化器的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当时,县里选派来的工作人员因为没有经验,也很腼腆,介绍情况时磕磕巴巴,但让我欣慰的是,经过这几年锻炼,他们成长了,也成熟了许多,现在个个都不错。同时,科技园区、孵化器都迎来了很好的发展势头,今年,我们有两个项目被列入国家科技创业服务平台支持项目序列,孵化器也开创出一条“民办官助”的模式。原来,一年回老家两三次,现在有时一个星期就回来两三次!
      主持人:组织专家学者、企业家到涿鹿考察、座谈,引进项目,在这个过程当中,您有什么体会?
      李义春:“引进人脉就是引进商机”。只有让大家来看,才有外界对这个地方的了解,它的知名度才能提升,而且这种知名度是呈水波纹状不断扩散、延伸的。在一次考察参观中,我邀请来的一位学者,正好是一个大型企业副总大学时的导师。考察结束后,这位学者马上联系到那个企业副总,说涿鹿有个企业,他们可以考虑互相合作问题。因为,我对涿鹿比较了解,所以,这个企业副总马上联系到我,连夜起草项目建议书,最终,双方达成了合作。
      同时,我感觉只要坚定信心、坚定信念,没有什么事情做不成。
 
招商与“造商”并举方有大成
      主持人:您到过不少地方,也看到过各地区不同的发展模式,您是否思考过我们当地一些发展方面的问题?
      李义春:我想,一个是观念问题,解放思想很关键;另外,招商引资对于各地来讲都是一个大思路、大战略,而且优惠政策也都差不多,但我想,我们在招商引资过程中,应该淡化重招商、轻创业这种观念,坚持“输血”与“造血”并重,也就是说,既注重招商,又要注重“造商”,在本地营造自主创业氛围,支持本地企业发展、做大做强,不能因为招来了女婿苦了儿,在这一点上,我觉得我们应该像南方学习。当然,这需要地方党委、政府有一套科学、合理的干部评价、考核机制。
     “不干的说干的”,这是一种普遍现象,我想这种氛围也是不利于发展的。所以,我们需要营造起一种“宽容失败”的氛围,即使你一次做失败了,我们仍然不抛弃、不放弃,鼓励你、支持你。
      主持人:您是从一名学生一步步走过来的,而现在大学生就业难是一个备受社会关注的话题,您怎么看?
      李义春:我始终相信优秀的到哪里都优秀,是金子总会发光。我认为,大学生在学校一方面需要注重专业知识的学习积累,另一方面,应注重个人能力、思维方式、行为方式的培养,而更重要的是自身的勤奋努力,要有吃苦精神。
      主持人:您这几年为涿鹿做了不少事情,以实际行动在回报家乡,您是否想过把家乡的概念进一步延伸到整个张家口?
      李义春:我一直在努力,包括现在正在做的一些事情都是着眼整个张家口发展的,希望通过自己的努力,为张家口的未来做些事情。

北京现代华清材料科技发展中心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11-2021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23391号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0026874号